摘 要:公路電影最早產生于美國,世界上第一部公路電影是1969年由丹尼斯霍普執導拍攝的《逍遙騎士》,由此引發了好萊塢公路類型電影的拍攝熱潮,產生了一種叫做公路片的“準類型電影”。國產公路類型電影在借鑒好萊塢公路片優秀創作元素的基礎上,大膽創新,摸索出更具中國類型特色的公路影片。

關鍵詞:公路電影;藝術風格;創作手法

公路電影,按照美國的電影類型細分法叫做roadmovie,主要是以路途反映人生。通常指電影的敘事發展是以一段旅程為背景,電影的主人公在占電影絕對篇幅的公路旅行情節中,完成生命體驗,思想變化,性格塑造,產生一系列的戲劇沖突,或者與別人的,與自我心靈的交流。 近年來,國內公路電影異常火爆,張楊的《落葉歸根》,葉偉民、徐錚的《人在囧途》系列,寧浩的《無人區》,韓寒的《后會無期》以及彭三源自編自導的《失孤》等,都在借助“公路旅途”這一敘事線索傳達生活的真諦與命運的無常,現實與光影再一次水乳交融,引發了觀眾的極大的情感共鳴。深窺其中,國產公路電影獨特的藝術風格和貼近現實的創作手法以及對人性的細膩捕捉或許是其大獲成功的重要因素。

 一、社會的底層 關注社會底層小人物的生存命運一直是中國第六代導演的敘事母題。作為第六代的典型代表,張楊在電影《落葉歸根》中同樣以紀實性的手法講述著中國社會最底層人民的掙扎與無奈。劇中由趙本山扮演的“老趙”是一位老實憨厚、善良誠信的普通農民形象,為了兌現朋友的承諾,毅然踏上了一條“背死人回家”的艱難之路。在經歷了種種磨難最終回到故鄉之際,老趙本以為完成了自身的使命,但等待他們的卻是被水庫淹沒的故鄉廢墟,親人的缺席和故鄉的迷失映射出當代中國農民對家鄉的疏離和無根的彷徨。在韓寒的影片《后會無期》中,追逐夢想的出租司機、善良迂腐的小學教員,冠冕堂皇的詐騙分子,他們都是社會邊緣青年的典型代表。他們有夢想,有追求,但生活往往不盡如人意。可貴的是,面對社會的千蒼百孔和風雨摧殘,他們并沒有放棄心中的信念,一直堅強地奔跑在追夢的旅途中,導演力求通過旁觀者的視角傳達出當代青年人的頑強與無奈,雖然平凡但又不甘平庸的人生理念深藏其中。與電影《落葉歸根》的不同之處在于,當馬浩漢回到他闊別已久的東極村,故鄉的衰敗不但沒有引發其悲傷絕望的情緒,反而點燃了他內心的生命之火。當他親手點燃廢舊的海邊小屋時,一種奔向新世界的青春熱血已在他體內沸騰,象征了當代青年人對多彩新世界的向往與對個性人生的追逐。

 二、含淚的微笑 20世紀上半葉,英國籍著名喜劇演員“卓別林”憑借滑稽的肢體語言,個性的服裝造型以及悲天憫人的創作風格開創了好萊塢喜劇電影的嶄新時代。他關注下層民眾的悲慘遭遇,對黑暗現實極力嘲諷,其影片歡笑與淚水并存,感人至深。國產公路電影借鑒好萊塢經典創作元素,以詼諧幽默的手法透視出命運的無常與悲涼。在影片《人在囧途之泰囧》中,徐崢、王寶強、黃渤都是中國電影界知名的搞笑明星,風趣的對白、笨拙的打斗、亦莊亦邪的人物塑造,無時無刻都在傳達影片的喜劇風格。但導演絕不僅僅通過無厘頭的搞笑元素博得觀眾喝彩,深埋其中的人生哲理才能最終打動觀眾。當年尾徐朗主動放棄“節油神器”所有權,與妻子通話痛哭流涕之時,觀眾的情感才達到高潮,微笑之中飽含淚水。同樣在影片《落葉歸根》中,趙本山的“趙氏幽默”風格為影片套上了強烈的喜劇外衣,巨大的黑色車輪,原始的木板牛車配以田野農舍的鄉間美景,在詼諧幽默的表象之下是導演對現實社會的反思和對悲慘人生的哀嘆。

 三、人性的善惡 寧浩2013年執導的電影《無人區》是一部典型的西部公路片,巧妙融合了西部片、公路片、犯罪片、喜劇片的創作元素。蒼涼廣袤的西部原野,善與惡的激烈交鋒,個人的貪欲與信仰的缺失在這個無法無界的敘事空間無限擴張,暴力與血腥的皮囊下包裹著人性的欲望與黑暗。電影取名“無人區”,其實本就是疏離于現實社會之外的荒涼之地,遠離了法律與道德的約束,生與死只在一念之間。劇情最丑惡的兩個人當屬販鷹集團的老大與黑店老板,個人利欲與價值信仰完全淪喪,徐崢扮演的律師潘肖在利益誘惑之下助紂為虐,幫助販鷹集團的老大逃脫了法律的制裁,反而招來一路追殺。人性的惡在此處暴露無疑,潛藏在人類潛意識的自私、殘暴、欺騙的罪惡本性噴涌而來。但導演卻不甘于人性的沉淪,更不想澆滅觀眾心中的善良之火,因此潘肖在危急時刻為搭救舞女,不惜以身犯險,沖撞警車“逆襲”情節是對之前貪小利失大義的人性救贖,完成了觀眾對正義與善良的深切呼喚。在影片《落葉歸根》中,當老趙以其無私與勇敢感化劫匪并挽救了全車乘客之后,卻因暴露了劉全有的死者身份被驅趕下車。導演以一種近乎調侃的方式對人性的自私與劣根性進行無情地批判,引發觀眾對社會的反思與深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