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學習西畫,由于地域不同,民族不同,血脈不同,生活環境不同,所以學到的永遠都是人家的皮毛而已。然而在全球化的今天,從世界格局來看,世界是屬于西方的,東方國家處于世界的邊緣,那么,東方藝術家要進駐世界藝壇,得到西方人的認同,該怎么辦?

許多的東方藝術家為之絞盡腦汁,例如張藝謀。張藝謀作品中那種質樸的鄉土氣息已經隨著《秋菊打官司》和《大紅燈籠高高掛》的結束而一去不復返了,取而代之的是像《英雄》、《滿城盡帶黃金甲》這樣耗資巨大的商業大片,如此大班底制作,其目的不言而喻。即便是他在漓江上編導的那個“漓江印象”,也只是追求感官刺激的西方廣場藝術的價值觀,其與中國傳統詩畫中的煙雨村色的冷清空靈的情調已經相去甚遠了!然而令人費解的是,這些影片往往一出來就招致罵聲一片,遠遠不像前兩部電影一樣叫好又叫座。他不斷揣摩西方觀眾的心理,迎合西方人士的口味。04年希臘奧運會的閉幕式上,中國藝術代表團有展示中華民族傳統藝術的八分鐘表演,以顯示北京奧運會歡迎各國廣大運動員去北京的美好心愿,結果,由張藝謀導演的,渾身上下披掛著中華民族傳統元素的一群中國美女穿這喜事超短裙上臺了,她們一面演奏著二胡樂曲一面不時翹起白生生的大腿,此畫面一播出,國內輿論嘩然。

當然,現在各種媒體的廣告肆無忌憚的充斥著我們的生活,廣告上的摩登女郎,眩目的色彩,配合著噪雜的重金屬音樂……人們已經見怪不怪,并且習以為常,而這些東西無一例外,全都是西方的舶來品。張藝謀拍這樣的電影,無疑是受到西方的影響,他所拍的古裝片只是為了滿足西方觀眾對東方古文化獵奇的需求,即便是張藝謀的《英雄》,講的是中國古代秦王與劍客的故事,傳得卻是英國亞瑟王的韻!

在中國的藝術圈里,受影響的不僅是西畫畫家,也不排除中國的老藝術家。2005年11月11日,一致對外宣稱蘊含著濃郁的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特色的吉祥物面世了,結果,最能代表中華文化特色的龍落選了,而五個“福娃”則是西式的卡通娃,有的人甚至認為,這五個吉祥物模仿的是日本卡通“鐵臂阿童木”。

不管是張藝謀還是韓美林,或是中國其他的藝術家,他們主觀上希望在自己的藝術作品中努力表達出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之魂魄,但是,在客觀上又都走向了自己的反面,這究竟是為什么?

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的歷史,然而卻敵不過只有幾百年歷史的美國奧斯卡領獎臺上的灼灼燈光!中華文明博大精深,然而現如今,有幾個人能讀得懂?就算在文藝界,越劇、呂劇、京劇、昆曲,又有幾個人愿意從事這種行當?于當今大紅大紫的流行歌手幾百萬甚至幾千萬元的出場費相比,幾十元一場的國粹是不是顯得有點尷尬?兩者相比,前者如眾星捧月,而后者觀看者寥若晨星。這一切不只是戲劇演員的悲哀,更是我們整個民族的悲哀。在記者的采訪中,許多祖傳幾代的民間藝術家都表示不愿意再讓自己的后代吃這碗飯,因為太累,欣賞的人又少,他們所掙的錢遠遠不夠糊口。當今的中國教育很奇特,政治公共課里的哲學理論,全部是外國的,中國的是沒有的。在中醫院校,不上中國的《易經》和養生學課程,而《易經》和養生學則是中醫的基礎啊。一個民族對自己的文化不加以保護,不加以宣傳,任之自生自滅,這樣的民族,永遠不會有引領世界文化潮流的一刻!

現今,后現代主義、解構主義龍卷風一樣向我們襲來,對于這些,我們似乎也無需指責,盡管,我認為,這些無聊的東西在浩浩長河的藝術史中是留不下什么的,即便是留下,也只是很淺陋、很粗糙的一筆。后現代主義的興起,是這個快餐時代的產物,說白了就是整個歐、亞、非、拉美文化的大雜燴,正因為如此,它的藝術是沒有文化土壤的,落地不生根,只能浮于土壤之上,是現代工業社會的產物,然而令我疑惑的是,中國的藝術家非常熱衷于這種膚淺的表現形式,放眼望去,眾多的作品極其類似,沒有自我。

更有甚者,一味討巧西方觀眾,同眾多的“傷痕文學”一樣,搞起了“傷痕藝術”。“文革”如一場夢魘,醒來之后依然無法抹去記憶中的傷痛。許多做“傷痕藝術”的人都出生于“文革”之后,對于那段歷史既不了解也無法進行準確的歷史定位,只是人云亦云。的確,許多的外國人對中國的這段歷史感興趣,于是乎,就有人愿意“揭中國的傷疤給西方人養眼”,無論是油畫、壁畫、行為藝術還是99年蔡國強在威尼斯雙年展上獲獎的《威尼斯收租院》。中國上下五千年的歷史,能夠作為題材的豈止是“文革”那一點點?即便是蔡國強在上海美術館展出的作品《龍年》題材選的是中華民族的龍和火藥,但給人的感覺依然是用中國的形傳達的西方的魂!

《易經》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在這個利欲薰天,學術滑坡,精神空虛、人心不古的社會里,我只能懷著對生命的思考和眷戀,不隨波逐流,一個人如果精神缺鈣,熱衷于在銅錢眼里打滾,就會在現實世界唯利是圖的誘惑力迷失方向,思想上很難達到法哦生命存在的更高層次,沒有了那份對人類社會普世價值觀的堅定信仰,靈魂就會滑向猥褻的邊緣,那么,他只是一個匆匆來去的時尚過客。如李苦禪語:“升沉不過一秋風。”生前一畫炒成萬金,身后成為廢紙一堆,房子再大,只睡一張床,錢銀再多,只吃一口飯,豈能讓塵世附加的物質枷鎖扣住心靈的自由?

創新,必須站在全面繼承自己傳統的基礎之上,如果說中國未來有危機,那么,這個危機,不來自于中國對外國學習得不夠,而一定在于中國人對自己傳統繼承的很不夠!因為,創新,是必須先繼承傳統的,這是科學發展的基本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