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變異學視野下的茅盾文學批評中的“自然主義”

茅盾文學批評只是采納了左拉文學上的自然主義,茅盾對鴛鴦蝴蝶派的批判就是茅盾對左拉文學上自然主義吸收的表現之一。鴛鴦蝴蝶派是舊派小說的代表,在思想傾向上認為文學能夠代表和反映封建階級和買辦勢力的意愿,標榜趣味主義、媚俗主義。因此,該文學流派的創作內容庸俗,思想內容空虛,達不到文學反映生活的目的。而茅盾認為,要想發展新文學,必須糾正鴛鴦蝴蝶派為代表的舊小說的毛病和錯誤。他在《自然主義與中國現代小說》中指出,鴛鴦蝴蝶派的小說創作存在三個致命的問題。其一,此派小說的創造缺少描寫;其二,此派小說的作者不了解客觀描寫的重要性;其三,該派小說思想內容都是游戲的、消遣的金錢主義文學觀念。鑒于上述不足,茅盾認為,排除三種錯誤觀念的題中要義便是倡導文學上的自然主義,提倡文學的寫實性,主張文學如實的描寫客觀現實生活。茅盾倡導自然主義文學還有另一層原因,他深受文學進化思想的影響。茅盾明確提出“現代文藝都不免受過自然主義的洗禮,那么,就文學進化的通則而言,中國新文學的將來亦是免不得要經過這一步的”。茅盾的文學觀中,自然主義的手法和技巧是必不可少的,他要求文學直面人生,正視現實,大膽揭露世間的丑惡,敢于觸及到社會的病根和國民性的弱點,倡導作者“要像藍煞羅一樣,盯了眼睛對黑暗的現實看,對殺人的慘景看,要有鋼一般的硬心,去接觸現代的罪惡”。因此,我們可以這樣認為,正是因為茅盾自有的批評的客觀性,和對左拉文學上的自然主義的接受,使茅盾成為極具特色的批評家。

其次,茅盾文學批評中的自然主義的兩大法寶是客觀描寫和實地考察。所謂客觀描寫,即以呈現事物本來面目為主旨、不摻雜任何主觀意愿的描寫和批評手法。因此,茅盾極力反對舊文學,提倡新文學,主張文學上的客觀寫實。這一點主要體現在長篇巨著《子夜》的寫作中,在他的作品中,茅盾執著于現實人生,傾力打造藝術的真實性,“真實”是一條準則,生活的實感是他所極力關注的。《子夜》中,他弘揚和倡導了左拉文學上的自然主義觀,在構思和搜集資料過程中進行了反復的調查研究,對產業界和金融界的相關情況做了如實的再現,再現真實社會生活的同時,也刻畫了鮮明的人物形象。《子夜》中人物形象眾多,在此僅以極具代表性的吳蓀甫的雙重性格描寫為例:文中,茅盾將吳蓀甫描寫成一個具有雙重性格特征的人物,是那個特定時代的縮影,他不僅是一個民族資本家的形象,更是一個自由資產階級中的民主個人主義者形象。他開辦裕華絲廠,榨取工人的血汗錢,吞并同行,對妻子缺乏應該具有的責任感,是一個十足的冷血資本家代表。他所做的所有努力都是為了實現資本家的個人利益和滿足個人欲望。茅盾并沒有避開這些現實存在,用大筆墨為我們勾勒了當時廣闊的社會藍圖,將當時社會的黑暗、罪惡以及丑陋都展現給讀者。同時,也把吳蓀甫的資本家本性展現得淋漓盡致。除此之外,吳蓀甫的性格中還具有反共反人民的一面,他并沒有把社會既定的規則和人民的利益放在眼中,他一心只想追求自己的最大化利益。此處,茅盾采用了客觀描寫的方式,毫不避諱的將吳蓀甫在面對帝國主義、官僚主義的重重壓迫下的艱難掙扎表露出來,同時也再現了他從剛強走向動搖,從積極走向消極的心路歷程。這樣的描寫和刻畫是茅盾真實文學觀的體現,透過這樣的客觀描寫,讓我們更加了解那個特殊的時代,也將“子夜”來臨時的復雜感和緊迫感體現的十分鮮明,這便是茅盾追求文學上寫實的偉大價值之所在。

二、結語

總之,茅盾對左拉自然主義的吸收和接受是選擇、過濾、重構、再創造的過程。同時,受比較文學變異學的影響,茅盾過濾了左拉式的自然主義,形成了自身獨特的批評特點。這無疑是茅盾的創新之處,更是茅盾文學批評精神的可貴之處,也是茅盾區別于其他批評家的獨到之處。

作者:孫宇馬金科單位:延邊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