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唐頓莊園》看英國文化特征

該劇情節以尋找合適的繼承人為敘述主線展開,重現了20世紀初英國上層貴族與其仆人們在森嚴的等級制度下的人間百態。不論是貴族世界,還是仆人的世界,每天都上演著關于虛榮、爭斗、愛情的故事。《洛杉磯時報》評價道,“這部劇的分量恰在傳統秩序的背面,它迫使我們去追問傳統如何幸存,對于唐頓莊園來說,問號在于無論樓上還是樓下,如何保持健康的有機運轉。這也是這部劇一開始就揭示的主題 :無論落入誰手,無論被誰遺下,唐頓莊園都將幸存。”倫敦大學金史密斯學院教授大衛·莫里認為,英國人對于《唐頓莊園》的喜愛更多的可能源自對于歷史記憶的追尋,而中國人對于《唐頓莊園》的追捧可能基于一種對貴族生活的想像以及對于上層生活的追求。但筆者認為,中國人的追劇熱情來源于對英國文化的探秘心理,此劇所反映的英國文化特征對中國觀眾產生了強烈的吸引。

1.英國人的鄉村情結

英國著名記者杰里米·帕克斯曼說:英國人堅持認為他們不屬于自己實際居住的城市,而是屬于自己并不居住的鄉村,他們仍然覺得真正的英國人是個鄉下人。整個不列顛早就以城市為主體,但帕克斯曼說:在英國人腦子里,英國的靈魂在鄉村。這種鄉村情結大概要追溯到19世紀帝國時代,那些遠征殖民地的英國人思念故鄉時,憑空把英國想象成帶有浪漫色彩的鄉村。“一戰”時,戰場上士兵們收到印有教堂、田野和花園,尤其是村莊的明信片,所受到的鼓舞遠大于無數次的揮動國旗。

帕克斯曼說:英國人唯一的生活方式是擁有自己的一小塊世外桃源。 “英國就是鄉村,鄉村就是英國。”這是保守黨領袖斯坦利·鮑德溫的名言。鄉村生活,是英國人很自傲的一點。比起歐美其它地區的鄉村風格,英國鄉村風格最大特點就是更加“鄉下”。大部分英國人的心里,最理想的生活是賺到足夠的錢去鄉下買一座莊園,有著邊際遙遠的綠草坪和點綴其間的各種百年老樹,房舍附近的花園里有燦爛的英國玫瑰,坐在養著盆栽秋海棠的小客廳里喝茶、看書,等待訪客按鈴。

在《唐頓莊園》劇中為了保住莊園而努力的Grantham伯爵身上無不折射出這種情結。公爵得和鐵路大亨的女兒結婚,即便老太太對美國媳婦嗤之以鼻,但也只能用她的錢幫助唐頓莊園度過財政危機。同時鄉村情結的另一個具體表現就是英國人對園藝的熱愛,家家都有花園,每年都會進行園藝競賽。《洛杉磯時報》評價道,“這部劇的分量恰在傳統秩序的背面,它迫使我們去追問傳統如何幸存,對于唐頓莊園來說,問號在于無論樓上還是樓下,如何保持健康的有機運轉。這也是這部劇一開始就揭示的主題:無論落入誰手,無論被誰遺下,唐頓莊園都將幸存。”

2.英國的貴族精神

英國的貴族是自盎格魯-撒克遜開始形成的一個社會等級。貴族在英國的長期統治,使英國社會形成了“貴族精神”。

①勇敢尚武,貴族的勇武精神對捍衛民族獨立,保衛自由的權利等都起著積極的作用,這種風格流傳給后世,使整個民族都具有一種勇敢、不畏強暴的特征。

②光明磊落。不僅體現在貴族處理民眾糾紛的問題上,還體現在處理貴族相互矛盾上。決斗在東方人看來是一種野蠻的習俗,既不符合“以和為貴”的原則,又不符合“不擇手段”的東方智慧,但在英國人看來,決斗是正大光明、敢作敢為的品質,政界的輸贏也力求以一種騎士搬的豁達態度超然處之。

強烈的自立精神和欲望。國王與貴族之間是君臣關系,但貴族的權力都不容許別人隨意侵犯。貴族勢力的增長,對國王的權力是一種威脅,因此貴族與國王之間經常發生斗爭。在斗爭中,開創了各階層反壓迫、反暴政的自由傳統,生而自由的英國人正是從貴族那里接過“自由”的旗幟。

出自階級利益的強烈的主人意識和社會責任感。社會既是一個貴族社會,貴族便是社會的主人,參與、干涉國家大事,處理社會和民眾的日常事務。因此貴族不得不承擔起社會的重大責任。在民族危難之際,貴族經常能夠挺身而出;在政府無力資助和救濟貧困民眾時,慈善家總會走在最前端。

推崇知識和文化。英國貴族從小學習拉丁文、法文,讀古希臘哲學,讀書與探討是貴族之間最重要的談資,這種風尚催生了牛津大學、皇家學會等著名學術機構的建立。

英國的貴族精神就是英國上流社會的精神,其具有固步自封、保守的短處,但貴族精神的存在極大地影響著英國的歷史發展和社會進步,英國人對國家的責任感、勇敢、堅韌,對自由的愛好、不屈于強權,都能夠在貴族精神中找到縮影。

《唐頓莊園》對于貴族精神的描寫,在唐頓莊園的主人格蘭瑟姆伯爵身上得到了很好的體現。一戰爆發之初,不少貴族投軍從戎,格蘭瑟姆伯爵被選為郡治安長官,也換上了一身戎裝。但他對于這個空有虛銜的職位并不感到滿意,抱怨說“這并不是真正重返了軍隊”。

直到一天早晨,他收到來自羅賓森上將的書面邀請,請他出任北雷丁志愿軍的上校。這個消息令格蘭瑟姆伯爵喜出望外,因為他不僅借此能統帥真正的部隊,實現“重返軍隊”的夙愿,同時也能在戰時承擔地方治安乃至軍事作戰上的責任,總算不負他伯爵的貴族頭銜。

而劇中的這位伯爵并非戰爭狂熱份子,在國家危難時能有此身先士卒的覺悟,實際上,在一戰的陣亡者名單中,就包含了六名上院貴族、十六名從男爵、近百名上院貴族之子。數千名參戰的伊頓公學子弟中,傷亡率高達45%。

此外,史載一戰期間,劍橋大學有萬余名在校師生參戰,其中數千人陣亡。當時的劍橋大學,并未脫離“貴族子弟校”的保守傳統,如將在二戰隕命的眾多的劍橋貴族青年計算在一起,數量就更為龐大。正因為貴族傷亡巨大,兩次世界大戰后,為數不少的貴族頭銜都失去了首選繼承人,不少貴族家庭財產的去向,就此徹底改變。

《唐頓莊園》中格蘭瑟姆伯爵以及其繼承人所作出的犧牲,實乃英國文化中貴族精神的真實寫照。《紐約時報》評價道:《唐頓莊園》掀開了英國貴族文化的襯裙,將里面的細節原汁原味地傳遞給觀眾。真正的貴族不是生活方式上細枝末節的奢華,而是沉穩的性格及守護傳統的責任。

3.森嚴的等級制度與自由,平等,博愛的價值觀并存

愛德華年代也是英國最后一個嚴守社會等級的年代。傳統上,英國是一個等級森嚴的社會,人們在擇業,社交和通婚方面,遵循嚴格的等級規范。上流社會、中產階級和勞工階層,界限清晰,絕不混淆。人們通過舉手投足、談吐說話、衣著打扮以及意識形態可以看出此人所處的階層。不同階層的人住在不同的片區,所聞所見的也是不同的社會風貌,不論是宗教、婚姻,還是名字、吃飯的鐘點都不相同。而且,每個階層都有各自的準則,人們會遵從各自階層的準則。人們認為??效仿高一等級或者低一等級的做法是一種錯誤。《唐頓莊園》將上層貴族的世界與勞工階層的世界分開,展現出一幅社會分工清晰的生活圖景。貴族們生活奢華,有專人侍候飲食起居,服飾,飲食都有講究。當時的英國貴族,一天要換好幾次衣服。早晨的服裝是最休閑的。小姐們下樓吃早飯,一般會放下頭發,穿素雅長裙,裙子不用蕾絲,沒有過分裝飾。首飾只能佩戴金銀,不戴寶石。總之,早晨的氣氛是安詳而清凈的,著裝與珠寶以不攪擾他人情緒為基準。晚飯的著裝是最隆重的。即使沒有客人,全家人也要精心打扮一番。女人們做好頭發,換上正式禮服,戴上最好的珠寶。貴族的尊貴在細節上亦有突出,比如早晨有男仆熨燙報紙,這樣主人手上不會沾染油墨。這部劇同時還表現了社會的底層人也擁有暢所欲言的自由,戀愛的自由,學習技能辭去女仆之職找工作的自由。《唐頓莊園》在森嚴的等級制度下傳遞著自由,平等,博愛的主流價值觀。

《唐頓莊園》之所以風靡全球,深厚的文化積淀是其成功的關鍵。看這部劇可以了解到英國文化的一些典型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