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卡中的天體運行圖。

西藏天文歷算學,發展至今已有兩千多年的歷史,它是藏族人民在長期生產實踐和社會生活中創造出來的,并在此基礎上吸收了國內外其他民族的相關學科成果發展起來的。其歷史悠久、文獻豐富、自成體系,千百年來在藏族人民的生產和生活中起著重要的作用。歷史上曾出現過眾多天文歷算學家,極大地發展了天文歷算學,逐漸形成了浦爾派和粗爾派等多種歷算學派。

西藏的歷法具有鮮明的特點,在世界歷法之林中獨樹一幟,占有很重要的地位。歷史上曾先后頒布發行過薩迦歷書、粗讕歷書、敏林歷書、八蚌歷書、門孜康歷書等,而其編制也進一步趨于完善。公元1916 年拉薩門孜康成立后,發行了以《敏林歷書》為藍本的《門孜康歷書》,天文數字的計算和編寫方法主要依據浦爾歷算經典《歷算總論白琉璃疏》一書,吸收了各派歷法的精華,賦華麗的詩文于其首,插精美的圖畫于其中,以木刻版發行于西藏及其他藏區乃至部分鄰國,其形式也符合藏民族的傳統習慣,所以深受廣大農牧民及各界群眾的歡迎,享譽四方,在當今現代天文、天體物理、氣象等高度發達的現代社會,依據西藏天文歷算學原理編寫的西藏氣象歷書在西藏高原上仍然起著重要的作用,發行到西藏、青海、甘肅、四川、云南等省(區)的各個藏族地區和不丹、尼泊爾等鄰近高原,每年的發行量達到十幾萬冊,深受廣大農牧民群眾的歡迎,在人民生活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在指導農牧業生產和氣象預報等方面均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西藏自治區藏醫院天文歷算專家貢嘎仁青(中)在傳授天文歷算知識。

現在國內外對于藏族文化的研究都非常重視,語言、文學、歷史、宗教、社會、經濟、藝術、醫藥等等,許多方面都有人在進行研究,近年來研究的成果也越來越豐碩,呈現出喜人的景象。但是在天文歷算方面進行深入地探索的學者卻不多,究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一、人文學科的學者們以為天文歷算是非常專門的學問,需要高深的數學和天文的深厚根底,以至望而生畏,不敢問津。二、自然科學的學者們,受到語言文字的限制,無從下手。即便找到一般的藏語翻譯,由于譯者沒有專業知識,難以如實地、準確地轉達原意,研究也很難深入下去。三、藏文的歷算著作的傳統寫法是一種口訣式的,其目的是便于背誦、記憶。由于每句的音節數目必須相同,難免有縮減之處,其中又夾有大量的代用的藻詞、異名,因而難于理解。如果不是經過老師的口頭講授,再經過自己的實踐,即便是藏文水平較高的人,也很難入門。四、有些人認為現在已經有了現代科學的、精密的天文學,藏歷已是過時的、落伍的東西,不值得再去學習和研究了,他們不懂得研究民族傳統文化的意義和價值。由于這些原因,藏歷在長時間內沒有被系統地、全面地加以介紹,從而使人們產生一些誤解,有的人以為他基本上就是漢歷,沒有多大的不同;有些人看到藏歷新年與漢族的農歷春節有時相同,又有時不同,不知其所以?有些人看到藏歷的某些特點、尤其是“重日與缺日”,而不明白其歷算學上的意義,再加上這些特點常常被卜算、占星所利用,就以為都是迷信的東西,沒有研究的價值。

古天文歷算圖,收藏在在中國民族圖書館。洛布/ 攝

1979 年,黃明信先生參加了《藏漢大辭典》的編寫工作,由于工作的需要,編寫組里正好有一位精通藏歷的桑珠加措先生,于是向他學習了普遍采用的藏歷的基本教材——拉加寺襄佐松熱羅卓達吉所著的《白琉璃、日光論兩書精義聚眾法王心要》(簡稱為《時輪歷精要》)。按照其所給的公式和數據作了一個日食和一個月食的實際演算,證實了自己的理解不錯,然后把它翻譯成漢文,從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請來了專家陳久金先生,對之做出了現代天文學的解釋,其后又學習了藏傳時憲歷,這才真正摸清了藏歷的基本情況。先在西藏社會科學院的期刊《西藏研究》上用漢藏兩種文字發表了幾篇論文,得到了漢藏兩族學者的認可,然后把這些成果匯集成《藏歷的原理與實踐》一書,1987 年由民族出版社出版,填補了這一研究領域的學科空白。初版只印了1300 冊,不久即售缺,又加印了4000冊,對于這樣偏僻的學科,居然有這樣多的讀者,是始料所不及的。不過其重點在于日月食的推算,對于一般的讀者來說,內容比較深奧。1994 年黃明信先生又寫了一個科普性的小冊子《藏歷漫談》,其后又應青海人民出版社之邀,寫了一本《西藏的天文歷算》,篇幅大小介于前兩者之間,內容除增加“藏歷典籍經典錄”之外與前者基本相同。

1987 年以后,黃先生對藏歷沒有做更進一步的深入研究,但是前幾年他發現許多很重要的詞書,包括在全世界負有盛名的《不列顛百科全書》,但至今仍在謬種流傳。因而又寫了一篇文章,刊登在《中國藏學》2006 年第二期上。在這篇文章里通過對這些錯誤說法的駁斥,闡明了西藏傳統天文歷法的基本面貌。以上是國內學者用漢文進行研究的一些情況,總之,除了黃明信先生和陳久金先生以外,國內學者基本上無人涉足西藏天文歷算的原理研究(指用漢文)。

按常規來講天文歷算學的研究領域應是純天文和歷算方面的,但由于西藏特殊的歷史文化背景,以及所處地理環境影響,西藏天文歷算學的研究領域較廣,不僅包括了五大行星運動值的推算。閏月和重缺日的設置、日月食的預報等,還涉及到依據天文歷算學原理推算各地適宜的農耕牧作時機、物候、節令、人體脈象變化周期,特別是中長短期天氣預報等,研究內容輻射到多個相關學科領域。每年由藏醫院天文歷算研究所推算編制的藏歷歷書基本上包括了上述內容,因而可以說“西藏天文氣象歷書”是天文歷算研究成果的一種特殊表現形式。

1978 年4 月,藏歷編輯室組織人員編寫了《西藏星算天象基本知識》一書,由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了10000冊;1983 年4 月,時任天文歷算研究所所長的次稱曲覺先生編寫了《天文星算發展簡史》一書,由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對普及藏歷知識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為了更準確地編寫藏歷歷書,天文歷算研究所和西藏天文歷算學會每隔兩三年都要組織專業人員下鄉深入到西藏的農牧區各地,了解藏歷歷書的使用情況,考察藏歷歷書中有關天氣預報、農耕牧作時間、各種節氣時令、自然災害預報的準確性,并對有些內容進行必要的更正和調節,使藏歷歷書更好、更準確地為人民群眾的生活服務,為農牧業生產服務。

高級佛學院的歷算班。

1985 年,天文歷書研究所完成了《第十七繞迥時迴輪歷精要補編》一書的整理和編寫任務。該書于同年6 月,由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8 月份,榮獲西藏自治區科學進步二等獎。

1988 年,西藏天文歷算學會名譽會長、西藏著名天文歷算學家桑珠加措先生編寫了《藏歷運算大全》一書,

1990 年由中國藏學出版社出版,并先后在甘肅、青海、四川、北京等地舉辦了多種形式的歷算培訓班,普及了西藏天文歷算學知識,培養了許多后繼中堅人才。

西藏自治區藏醫院天文歷算研究所的學者們研究新一年的歷算。

由于社會和時代的不斷變化和發展,各種層次的讀者對歷書的需求也有所變化,為了適應這種發展變化,滿足一部分讀者的需求,從2000 年開始,西藏天文歷算研究所又開始編寫《藏歷簡明歷書手冊》,該手冊查閱方法簡單、內容簡要概括,攜帶也很方便,受到了廣大讀者的廣泛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