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雅人的天文奇跡

1839年,一位叫約翰·史蒂芬斯的英國青年探險家來到了中美洲洪都拉斯西部邊境的科潘村。當地的印第安人向導領他穿過密林,來到一座已被巨大的藤條和蔓草所湮滅的城市廢墟面前時,那一尊尊雕塑優美的石像,一座高聳過樹的大型金字塔以及各種神秘古怪的象形文字,把他驚呆了。當他從興奮和激動中冷靜下來時,深深感到自己置身于一種不可抗拒的神秘氣氛之中。兩年以后,他出版了一部講述自己在中美洲親身經歷的傳奇式著作。這位青年所發現的這處巨大的遺址,就是今天已經聞名于世的古代瑪雅文化的一座城市。

從約翰·史蒂芬斯發現瑪雅文化到今天,人們雖然已經或多或少地知道了瑪雅文化是一個有著優美的建筑藝術、創造了文學和數學、天文歷法以及雕塑、繪畫的高度發達的文明社會,但是,有關瑪雅文化的許多問題,仍然還是一個謎,一個神話,一個吸引著人們去不斷探索和研究的熱門課題。

瑪雅古天文觀象臺

19世紀以來,繼約翰·史蒂芬斯之后,一些美國學者相繼調查和發掘了瑪雅文化的一批重要遺址。在這些巨大城市建筑廢墟中,一些形制奇特的建筑物引起了學者們的極大興趣。

帕倫克是一處瑪雅文化鼎盛發展時期的重要遺址,它的考古學年代約為公元250-900年。遺址位于瑪雅中部地區,大致以危地馬拉北部的帕欽為中心。在帕倫克遺址眾多的建筑物中,有一座瑪雅人的宮殿很有特色,它的主體建筑群是由中庭、柱廊、過廳以及多間官室構成的一組龐大的迷宮式建筑。在其中央有一座高聳的塔樓式建筑物,共有五層,四面皆有寬大的窗戶,高達數十米。當考古學家們對它周圍的幾座金字塔的位置進行測定之后,發現其正處在正東、南、西、北的十字交叉線的中心部位。人們認為其可能與天象的觀測有關。同時,在其他一些瑪雅城市中,也發現了類似的高塔式建筑,其中奇琴伊察遺址的發現對于揭示這類遺跡的性質,具有特殊的意義。

石表與日晷

蘭達抄本與阿茲臺克歷盤

上,已創造出具有特色的瑪雅歷法,成為其在天文學上的最大成就。

瑪雅文明在天文學上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在世界古代各民族中是極為突出的,成為代表這一文明的最重要的標志之一。令人費解的是,瑪雅人的生產方式卻與他們杰出的天文成就極不相稱。他們不知道用鐵,所有的工具、武器全為木制或石制,農業生產采用原始的刀耕火種。人們不禁要問,這一切,難道是同一個民族所創造的嗎?于是便有了各種各樣的假說或推測;或認為在瑪雅人之前,中美洲曾經有過一支更為先進的民族存在過;或認為如蘭達抄本所記載的瑪雅傳說那樣,曾從“海上神路”來過12支高文化的民族,他們帶來了先進的文明;甚而有人提出瑪雅的金字塔、數學和天文歷法,是“神秘的宇宙來客”留下的遺跡……究竟謎底為何?人們在熱切地期待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