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20世紀90年代第二次計算機普及高潮,計算機作為重要工作工具進入了我國的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學校,更多的人群開始接觸計算機。以此為契機,經過20幾年的發展,計算機網絡進入了千家萬戶,成為了與人們生活、工作、學習息息相關的一部分,網絡文化開始展現其獨特的魅力。青少年群體在這種大環境下與多元化、多樣性的網絡文化進行交融,在開闊視野、拓展人脈、獲取信息、豐富業余生活等方面獲得了平臺,但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了網絡文化的沖擊,受一些負面網絡文化的影響,青少年犯罪案件也不斷增多。

一、網絡文化影響青少年犯罪的現狀

相關調查顯示,10~19歲(即青少年)網民數量約占全國網名數量的1/4,是我國網民的主要組成部分。并且根據公安機關2007年青少年犯罪的初步統計顯示,被抓獲的青少年罪犯中,有80%的人曾受到網絡不良信息的影響。隨著網絡的普及,這個數據還在不斷上升的途中。現今青少年群體過分沉迷于網絡世界,不少青少年得了網絡成癮癥、網絡孤僻癥,給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和長期發展構成了嚴重的威脅和傷害,同時網絡的隱蔽性也致使青少年不道德行為和犯罪行為增多。現在網絡影響青少年犯罪一般有兩種形式:一種是青少年利用網絡進行犯罪活動,即青少年利用網絡的虛擬性實施詐騙、盜竊、人身傷害、侵犯他人或公共信息、傳播病毒或淫穢物品等行為;二是青少年受負面網絡信息影響導致犯罪,包括受網絡游戲或網上暴力文化引起的暴力犯罪、因缺錢上網而引起的財產型犯罪、因受網上淫穢信息影響導致的性犯罪等。

二、網絡影響青少年犯罪的內外因分析

1.內因青少年自身生理心理發展的因素

隨著對外界認識的不斷提高,青少年開始對自己的內心世界和個性品質進行關注和評價,并渴望獲得外界的反饋,但青少年時期正是個體自尊心強烈的時期,該階段青少年情緒容易激動,個人秘密不肯輕易向家人和朋友吐露,這時會產生一種難以名狀的孤獨感。而網絡給青少年群體提供了一個暢所欲言、發泄感情的平臺,使青少年對外界強烈的交流欲望和內心封閉性的矛盾得到了一定的緩解。但青少年群體另一個特點就是正處于心理迅速走向成熟而又不完全成熟的過渡時期,該階段他們好奇心強、容易沖動、自制力和辨別力都較差,豐富的網絡信息帶來的極大沖擊力容易使他們走向違法犯罪的道路。

2.外因網絡文化的特點

網絡文化與傳統文化相比,有以下突出特點:①信息共享具有平等性,這種平等性是以往任何一個平臺都無法實現的;②信息表達具有自由性,網絡的這種寬容精神,在保證言論自由的同時也削弱了應有的約束[1];③網絡交流具有虛擬性,在不表明身份的情況下,人們可以進行政治、經濟、文化等各方面的交流;④網絡文化具有重復率高、雜亂甚至反社會性,網絡信息魚龍混雜、良莠不齊,甚至有個別網站出于政治或經濟目的,散布危害社會的言論或大量發布色情淫穢信息,成為社會公害。互聯網這個平臺雖然為青少年的交往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自由度,使他們可以通過互聯網在完全平等的原則下,進行人格權的擴張,任何人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對任何關心的問題,都可以進行自由廣泛的交流[2]。但因為缺少有效的管理和控制,加上青少年的自身特質的影響,使青少年網絡犯罪事件頻發。

三、預防不良網絡文化致使青少年犯罪的對策

1.學校要疏通和引導網絡文化的走向

學生做為校園文化的主體,無論學校接受不接受,網絡文化都已經滲入到了校園文化之中,并對校園文化產生了深刻的影響。學生的大部分時間是在學校度過的,如何使網絡文化的傳播在學校趨利避害顯得尤為重要?首先,學校要學會疏通。網絡文化類型繁多,所產生的背景和表達的訴求也多種多樣,學校應幫助學生分析這些網絡文化的本質,提高學生對不良網絡文化的甄別能力,使他們在客觀的認知態度下對網絡文化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其次,學校的適當引導也至關重要。一味的接受就會失去主動權,學校通過校園媒體、文藝活動等渠道主動引入蘊含正能量的網絡文化并進行積極演繹,幫助學生樹立正確的價值觀和審美觀,用充滿正能量的、積極和諧的校園氛圍迎戰那些低級趣味的網絡不良信息,勝算定能大大增加。

2.加強法律約束,預防與治理相結合

網絡所具有的虛擬性和隱蔽性決定了網絡文化的發展必會出現一定的非理性,當這種非理性積累到一定程度,網絡文化的發展就會失控,青少年網絡犯罪事件就在這樣的背景下產生了。而我國相關法律法規對網絡信息的傳播的規制大多以軟法為主,其倡導性、號召性、宣示性明顯,缺乏硬約束力[5],在應對諸多網絡問題的萌芽時多束手束腳,缺乏行動力。這種情況下,軟法與硬法綜合的必要性就顯現出來了。法律若明確規定網絡信息提供者、使用者、傳播者、網絡運營商以及相關侵權者等不同法律主體的刑事和民事法律責任,通過強有力的行政或法律手段,必能極大地減少因不良網絡文化過度發展而引起的青少年犯罪現象。

總結

網絡文化作為現實生活文化的一種延伸,仍在日新月異的發展,在發揮其優勢的情況下,需要以保障個人基本權利為前提,循序漸進,故其受到一定的限制也是必須的。我們青少年群體在更自由、更公開的網絡環境下,不能僅依賴于學校和法律的約束,也要學會自覺規范自己的言行,克制自己的欲望,切記不可隨波逐流,走上違法犯罪的不歸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