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醫院的社會公共性決定了其檔案管理工作也必然具有公共性。這種公共性是指,以最廣大公眾—包括個人和各種社會組織—的當前和潛在的對檔案的需求為基礎,建設醫院的公共檔案信息資源,以求為公眾提供盡可能豐富而全面的醫療信息。“公共性”思維需要在醫院檔案公共管理體系建設的過程中被廣泛地應用,以規范醫院檔案管理的思想、機制和各類制度規范的建設發展。為了現代醫院檔案管理公共管理范式的確立,醫院的檔案管理工作者應開放思維,摒棄傳統檔案管理的定勢思維,吸取其他公共領域檔案管理的先進經驗,以公共管理的范式規范改革,促進現代醫院檔案管理公共思維的形成和發展。

1公共管理思維的檔案管理意涵

“公共管理”一詞對檔案管理的涵義,主要體現它是一種管理實踐。管理活動具有一種基本模式,這種基本模式主要包括與組織發展目標相應的制度和機制,符合規范的工作流程,績效評價指標和評價體系。同樣地,醫院檔案管理活動也應遵循這種一般模式。值得重視的是,與時俱進的開放性思維,對于應對時代變革給檔案管理帶來的挑戰,積極根據環境變化調整檔案管理目標和策略,和提高醫院檔案管理的服務水平是至關重要的。公共管理思維下的檔案管理意涵還體現在“公共性”這一概念當中。行為目標的公共價值和公共責任問題是“公共性”概念所關注的內容。所謂“公共”,涵蓋了最廣大的人民和最廣泛的社會組織,對于一項與社會大眾關系密切的事業來說,它所承擔的公共職責即為它的公共產品,也就是這一事業“公共性”的直接體現。對于醫院檔案管理的公共性,主要是指為公民或社會組織的醫療實踐提供可靠的信息和有利于公民維護其切身利益的醫療檔案、醫學參考信息和醫療咨詢服務等。公共管理的思維體現于醫院檔案管理工作中,就是解決醫院檔案資源的全面性問題。這就需要以更開放和寬廣的視野擴建醫院檔案資源,“把體現了文明價值變遷、社會結構和功能變化和人民自身各方面建設等成果的檔案資源囊括到醫院檔案管理中來,以滿足社會全面發展對儲備檔案信息資源的需要[1];”轉變醫療檔案管理理念,從醫療檔案管理擴大至醫療檔案服務,開通更多醫療檔案信息和資源獲取的通道和途徑,豐富醫院檔案管理功能的多元性,提升服務水平和管理效率。另外,應該從“公共性”這一概念出發去設計醫院檔案管理的理念和機制這些核心內容。這是因為,公共管理思維的模式決定了檔案管理活動最基本的特性和使命是追求“公共性”,根據公眾的需求決定檔案管理的一系列活動,以實現公共組織檔案管理應有的價值。作為最典型的一類公共組織,醫院檔案管理的機制選擇也應遵循“公共性”這一出發點。

2公共管理范式下的醫院檔案管理理念

2.1公共責任理念

醫院這類的公共組織是指被賦予了公共責任的組織。而公共責任被許多學者認為是政府善治的關鍵所在。例如,有學者認為,“公共責任”是公共管理者的公共形象和其管理合法性的前提,從某種角度上來說對公共責任的承擔是一種對公共管理者的保護,如果公共管理者對公共責任置若罔聞,就會陷入自我逐利的危險。作為一種典型的公共組織,履行公共責任是醫院檔案管理工作的基礎和前提,是促進醫院檔案管理水平提高的內生力量,是醫院檔案管理具有合法性的前提。現代醫院檔案管理中的公共責任,與醫院傳統上的檔案管理相比存在著明顯的不同。“這主要體現在履行責任的范圍上,現代醫院檔案管理履行的是包括社會和人民發展在內的全面的公共責任,主要是為社會和人民服務,而傳統檔案管理主要履行的是政治責任,主要為政治和行政管理服務[2]。”

2.2全面發展理念

全面發展的理念是指醫院的檔案管理事業涵蓋的方面應該盡可能廣泛,應以社會各項事業的全面發展作為出發點,摒棄傳統上服務于編撰史料、存檔研究和行政管理的檔案信息建設和檔案服務工作,而是從社會全面發展的角度出發進行檔案資源建設。在檔案管理服務的對象上,除了傳統檔案管理意義上的行政管理人員或其他檔案信息研究者之外,還應面向最大的人民群眾。因此,現代醫院公共管理范式下的檔案管理工作應將服務范圍延伸至社會全面發展的各項事業和最廣大的人民群眾,這也反映了社會主義社會的本質訴求,即以最廣大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為根本出發點和最終目標。

2.3公平服務理念

公平服務理念對應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中的公正與正義。這兩個詞語,是政治學和社會學等學科研究所追求的核心價值觀點之一,被認為是衡量文明發展進步的重要標志,是人類社會的共同目標。這一理念所代表的價值是公平正義,這一價值的本質是公共服務均等化。當醫院在進行檔案信息資源開放過程中,應遵循嚴格的時間規定按時開放,并在最大程度上允許各類社會組織和公眾按規定利用醫療檔案資源。相同的政策、原則和標準是醫院在提供檔案管理資源時應遵循的規則,切不可差異化對待服務對象,“不允許出現可以優先利用醫療檔案信息的特權群體,即便是政府部門也應與普通大眾按相同的規則共享資源。檔案管理者對各類服務對象的服務標準和限制規定等方面也必須是相同的,這樣才能真正體現服務均等化的理念[3]。”對于特殊的檔案資源且因國家規定暫時不能開放的檔案資源,除國家和政府管理等特殊需求外,對其他各類組織包括中外的組織或個人應當同樣采取拒絕提供服務的規定,絕不可以差異化對待中外對醫療檔案資源有需求的任何組織或個人。

3醫院檔案管理的機制選擇

3.1開放機制

所謂開放,是指醫院出于某種公共性的目的對檔案管理工作和檔案資源的開放,“即檔案管理認識與實踐的開放[4]。”總之,也就是檔案管理思維的開放,實踐的開放即檔案管理活動的開放。這種機制對于醫院檔案管理工作具有重要的實踐意義,是促使醫院檔案管理理念和實踐活動社會化的重要途徑,可以在整個社會發展的框架之中審視醫院的檔案管理工作,將醫院檔案管理納入到社會發展和人的發展過程之中。這樣一來,醫院檔案管理工作就可以貼近社會變遷的線索,向更遠的方向和更深的層次開拓醫院檔案管理的視域和落腳點,摒棄傳統醫院檔案管理的僵化體制和思維理念,為醫院檔案管理工作實踐開拓更廣闊的天地,促進調整檔案管理活動的方法和方式,確立醫院檔案管理合法化基點。醫院的檔案管理實踐長期以來得不到突破發展的限制因素是它的封閉性,因為封閉性的特征,“在檔案信息資源集成建設、檔案資源信息輸送與傳播和檔案服務方式和方法等方面取得的進步甚微,這主要源于醫院對檔案管理工作的自我封鎖,直接導致了醫院檔案管理與社會環境變遷脫節,也無法充分利用社會資源和社會發展的成果來解決檔案管理實踐中的問題[5]。”

3.2互動機制

所謂醫院檔案管理的互動機制,是指醫院檔案管理社會化過程中通過與其他協作部門和檔案資源使用者進行經常性的互動交流,以促進醫院形成社會化的檔案管理方式。從醫院檔案管理部門與外部相關者的關系來看,“始終處于傳統的檔案形成、發送和接收的原始階段,這不符合醫院檔案管理現代化的發展需要。與其他社會實踐部門保持良好互動和共同進步的關系才是真正符合社會事業全面發展的要求[6]。”在對互動機制的研究方面,有學者認為,在人類文明發展進步的進程中,具有“共同愿景”的社會共同價值促使人類互動協作去實現他們共同的價值目標。當前我國,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所代表的“共同愿景”為我們互動協作提供了共同的價值目標。作為公共組織中的檔案管理人員,我們應該根據我國社會發展的共同價值觀和共同愿景,科學地將醫院檔案管理工作與社會愿景相結合,確定醫院檔案管理的戰略目標、價值追求和應當履行的社會義務。同時,建立與其他社會實踐主體良性的互動關系,梳理醫院檔案管理在這些關系中的責任與價值定位,摒棄傳統檔案管理封閉性的運作模式和封閉思維,立足社會全面發展的共同目標和需要,重新審視醫院檔案管理在社會上存在的價值和意義,促進醫院依據現實需要履行社會責任。這一機制,可以使醫院這一類型的公共服務組織掙脫傳統管理機制所帶來的負面影響,調整醫院檔案資源建設的目標和各個環節,補足在檔案資源服務過程中的缺陷和不足,對檔案資源管理和服務的重點進行調整,整合各類服務資源和提供服務的方式,促進醫院檔案管理為社會全面發展服務。

3.3公眾參與機制

與互動機制相比,公眾參與機制是實現醫院檔案管理公共管理范式的具體措施。傳統的檔案管理是沒有公眾參與的,這一機制之所以應當存在,是因為公眾參與是實現醫院檔案管理公共性和社會性的本質需要。這主要包括公眾對檔案管理機制的選擇、對檔案管理水平的評價和參與檔案管理問題的解決等。公眾參與對公共組織的工作過程和結果評價,是推動公共服務事業向前發展所必需的手段。醫院的公共性,使對其工作的評價必須是開放的且面向最廣大人民群眾的。醫院檔案管理在建立評價標準時,不僅要包括檔案資源的豐富性、服務的及時性和充分性以及管理的系統性,還必須包含和體現公眾對醫院檔案管理實踐活動的建設性的意志。另外,醫院檔案管理活動的評價主體,必須包含具有充分代表性和最充分的社會公眾,為醫院檔案管理實踐提供合法性基礎和社會動力。“所以,醫院檔案管理應當從社會全面發展的角度出發,依靠社會力量大力進行全社會醫療檔案信息建設和檔案信息化管理建設,以建立適應社會發展的醫院檔案資源管理體系[7]。”另外,醫院檔案管理部門應與信息建設部門、其他相關機構和組織合作,更廣闊地開發資源,實現醫療檔案資源信息的網絡獲得、利用和傳播,進一步提高檔案資源服務的水平。

參考文獻

[1]馬茂盛.新醫改背景下醫院檔案管理的改進方法探究[J].黑河學刊,2016(5):12-13.

[2]浦曉雯,夏開建,張軍朝.基于大數據驅動的醫院檔案管理數據分析方法與應用決策[J].山西檔案,2016(5):59-60.

[3]劉國能.檔案管理上的一次革命——從檔案管理到檔案信息管理[J].中國檔案,2016(11):58-59.

[4]任璐.檔案管理模式改革在醫院檔案管理中的應用[J].管理觀察,2017(32):63-64.

[5]王曉萍.醫院綜合檔案網絡化管理的思考[J].現代醫院,2011(4):148-149.

[6]丁華東,李珍.檔案管理范式研究引論[J].中國檔案,2005(7):28-29.

[7]俞思偉,喻革武.新一代醫院管理信息系統的組織與開發[J].醫學信息:醫學與計算機應用,2001(1):4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