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觀古今中外的園林設計,從本質而言,探討的其實都是“天人(自然與人)關系”。

大自然在將豐富的資源、美好的環境恩賜給人類的同時,也帶來了洪水、雷電、颶風、干旱、地震等災害。在古代中國,限于當時的科學認識水平,古人把建筑環境氣候的太陽輻射、氣溫、濕度、氣流、日照等諸要素以直觀的感受和體驗,用古代哲學來闡釋。比如,以老莊為代表的道家思想“天”作為了“天人關系”的中心,提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甚至認為可以用人們對自然山水的認識去預測宇宙間的種種奧秘,去反觀社會人生的紛繁現象這種東方古老哲學與我國古代美學、心理、地質、地理、生態、景觀等諸學科互相滲透、相互影響,一門獨特的學問———風水學在中國誕生了。作為中國古代建筑活動的指導原則和實用操作技術,它與營造學、造園學共同組成了中國古代建筑理論的三大支柱。表達出人們繁衍生息、安居樂業的愿望。

奇妙玄機與科學研究巧合中國古典園林是中國風水學說的集大成者,其中很多原理都與現代科技有“巧合”之處。

提到風水,首先就要說到風。建筑對風向的處理不當,不僅不利于人體健康,也不利于安全與美觀。中國園林設計,一直遵循著“坐北朝南”的地理原則,可以避免掉對人不利的“陰風”(北風),這也順應了中國的季風型氣候。

中國大部分陸地位于北回歸線以北,一年四季的陽光都由南方射入。太陽射線中的紅外線,含有大量的輻射熱能,在冬季能提高室內的溫度。太陽射線還能促進生物的成長和發展,適量紫外線有著殺菌作用,對人體維生素D合成也大有益處,可以增強人體免疫功能,益于身體健康。

古代風水學中關于水的認識,大多符合科學道理,如可選擇河流凸岸的臺地上,且要高于常年洪水水位之上,避免在水流湍急、河床不穩定、死水沼澤之處建房等。除此之外,對水源水質也要詳加注意。

風水學中符合醫學科學的內容也很多。例如,住宅建筑前屋低、后屋高,符合人們對于光照的需要,配合了“坐北朝南”進行采光。大門前不可種大樹、獨樹和空心樹、瘦結如瘤之樹、藤蘿糾纏之樹等,以免阻擋陽光。

風水學對于園林中的樹種選擇也甚為講究,如《相宅經纂》主張宅周植樹,“東種桃柳(益馬)、西種梔榆、南種梅棗(益牛)、北種柰杏”;還有“青松郁郁竹漪漪,色光容容好住基”之說,提倡種松竹。上述貌似迷信荒誕的說法,卻頗符合科學,它根據不同樹種的生長習性規定栽種方向,有利于環境的改善,又滿足了改善宅旁小氣候觀賞的要求。

噪音是妨礙人體健康的大敵。風水說以為“不宜居大城門口及獄門、百川口去處”,因為那里人員雜沓,使人煩躁,甚至會引起失眠等癥狀。所以中國園林建造講究選清幽之所,造清幽之景。

追求人與自然平衡發展我們應該承認,幾千年來,原本樸素的風水學,摻雜進去許多非科學的、落后的思想和行為。

但時至今日,中國的風水說經過國內外專家們采用現代科學理論和技術手段進行研究,去除其迷信的糟粕,并在實踐中加以運用后,又開始被國內外生態學研究者肯定。

俞孔堅在《景觀:文化、生態與感知》一書中,稱風水學說為“通過對最佳空間和時間的選擇,使人與大地和諧相處,并可獲得最大效益、取得安寧與繁榮的藝術”。美國著名的城市規劃權威凱文。林奇在其編寫的《城市意象》一書中也指出,中國風水學“是一門專家們正在謀求發展的前途無量的學問”。

從根本上說,中國園林的設計,深深浸透了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的精神。它們講求因地制宜的原則,充分利用有利的自然條件和生態因素,適當保留有景觀特色的自然地形地貌,結合當地的風土人情,使中國東、西、南、北、中的園林景觀各具特色,美不勝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