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9日——日歷上的字十分顯眼。那,是我的生日。

生于春季,而我卻時常冷若冰霜。在我看來,這生日過于不過,沒什么區別,那只是一種繁瑣的“儀式”罷了。

回到家中,父母滿臉堆笑。我瞥了一眼桌子上圓柱狀的盒子——那是蛋糕。我自然地牽起嘴角,加大弧度。只有我知道,那不是笑。

我覺得少了什么,少了我最需要的。

晚上,幾個同學帶著禮物來我家了,雙手一送,“給!”“謝謝!”我們向來如此,不必順從于禮教的樊籬。我們不說一大堆的客套話,那樣尷尬的是我們。可是一整晚,我不斷牽起嘴角,不想被人發現我的失落。

我真的覺得少了什么,少了那最平凡的。

隔天上學,一路陰雨綿綿,恰似我心中層層的烏云。這時,ice出現了。

ice擁有我所羨慕的所有性格:溫柔、活潑、熱情、開朗。她是個好女孩,一直把我當作好朋友,整天動不動就把“讓好朋友開心”當作“責任”。

想到這兒,我笑了。而她掏出一個小方盒,“嘿嘿,給!你的生日禮物……雖然差了一天哈!”說著她吐了吐舌頭。我又笑了,ice乘機把小方盒塞給我,一溜煙跑了。

我望著ice的背影,疑惑了——這小方盒,是禮物?可真輕啊!望著這個簡單的小盒,相對于別人送我的禮物,頗有一番“禮輕情意重”的味道。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我緩緩地打開了它——是一張白紙。仔細一看,上面還有幾個字:“祝你生日快樂!”

我又笑了,真正的笑。ice給了我別人所不曾給的,那是一句真摯的祝福。一個我一直渴望,卻無人給予的禮物。盡管他們心中有過,但最終卻還是沒有“送”出。ice讓我過了一個“名副其實”的生日,我真的很開心。

太陽又出來了,放出炙熱的陽光,照到我的臉上,一直射進我的心田,

暖暖地,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