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絲綢聯盟的全體代表和成員:

我是DoKhai Ly,越南惠安市惠安絲綢村(Hoi An Silk Village)的項目總監。

絲綢產業的蓬勃發展的歷史,無論在任何時期,都極大地促進了"海上絲綢之路"對世界服飾文化的經營。過去的歷史上種桑養蠶這條路困難重重,但它始終是世界各國朋友們世代引以為傲的道路。

就像我們的前輩,今天的后代也在為保護傳統的蠶桑、制絲,振興和發展整個行業而不懈努力。

我來自越南惠安市,它在世界地圖上是一個量身打造的品牌, 有著成千上萬的縫紉店,為游客服務。然而,它卻不是一個很好的市場,因為成本,絲綢已不再受寵。我帶來了越南傳統的絲綢村的內心感受。僅有10個絲綢村,他們是最有名氣的。但是在每個絲綢村中,工匠都已超過了50歲,真正能夠保留這種工藝的家庭非常少。城市化使原料區域越來越窄,一些企業不得不進口紡織材料生產產品。在大城市附近的絲綢村農民沒有土地種桑養蠶。基于這個原因,一些制絲技藝就消失了。為了適應市場,每個村里的制作特色和產品特色被逐步消除,我擔心這重重困難會使工匠們灰心氣餒。年輕人不愿意繼承這些傳統,穿著習慣的改變同樣使得絲綢不比以前受歡迎了。

我想問問各位,如何才能吸引年輕人加入到絲綢制造的隊伍中?我認為調動年輕人的積極性,能夠把絲綢重歸市場。惠安絲綢村,蠶桑博物館的模式,我們研究并保護即將丟失的重要的東西,在越南中部地區。因此,我希望國際絲綢聯盟能夠讓我們更緊密地分享市場和生產的利益和經驗,發展現代絲綢公司的同時,保護傳統絲綢村,成為特色的旅游文化元素。

今天,我們在國際絲綢聯盟預備會上回顧歷史,交流經驗,增進未來的聯系與合作,共同制造出高質量的絲綢產品。

我強烈建議國際絲綢聯盟要舉辦豐富多彩的活動,例如昨天在杭州舉辦的中國國際絲綢論壇。但是我們應該在不同的地區舉辦研討會,這樣能夠使我們更了解每個國家的絲綢產能和地位。如果在其他國家已經有高效的運作模式,我們也想獲得絲綢市場化的推廣經驗。

例如,今天,我們來中國,來發現中國與越南絲綢的不同之處。如果我們的絲綢都類似,那么,我們就不能吸引消費者。

越南的絲綢工藝者將會非常感謝國際絲綢聯盟在保護、振興、發展傳統絲綢行業方面的努力和幫助。我們相信,在合作的基礎上,會有豐富多彩的活動來增進成員們的聯系。

再一次,我代表惠安絲綢村董事長和總經理,以及越南的絲綢工藝者,致以真誠地感謝,并送給在座各位最美好的祝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