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迷失的自我

——觀《千與千尋》有感

在前幾日《千與千尋》引進中國的消息讓每一位宮崎駿的粉絲都興奮不已,特別是我對來說,自己非常喜歡宮崎駿的每一部作品,有的甚至看了三四遍,而第一次接觸《千與千尋》還是在上小學的時候,當時還是一個懵懵懂懂的孩子,只是為故事情節的巧妙以及驚艷絕倫的畫面而感嘆,而引進內地的消息又勾起了童年的那一段回憶,這幾日重溫經典,產生了一些新的感想和體驗。

這部影片的背景是處于經濟泡沫的日本,一位10歲的少女千尋與父母一起從都市搬家到了鄉下。沒想到在搬家的途中,一家人發生了意外。他們進入了湯屋老板魔女控制的奇特世界——在那里不勞動的人將會被變成動物。千尋的爸爸媽媽因貪吃變成了豬,千尋為了救爸爸媽媽經歷了很多磨難,在期間她遇見了白龍,一個既聰明又冷酷的少年,在經歷了很多事情之后,千尋最后救出了爸爸媽媽,拯救了白龍。

首先是這部影片的主人公——千尋,她出生的時間恰好是被稱為“失去的十年”,而在那一段時間出生的孩子都被稱為“Lost Generation”(迷失的一代),不難想象,千尋正是這一代人的代表,經歷了種種的磨難和挫折,尋找迷失的自我,從而走向新的生活。在影片中,千尋為了救父母,和湯婆婆簽訂了協議,而作為工作的交換,就是需要交出自己的名字,在第二天小白帶她去看自己的父母的時候,她已然忘記自己的名字,只記得自己的新名字——“小千”,面對無助的她,小白將她遺失的物品交給了她,上面寫著她的名字,千尋這時才恍然大悟,原來我叫千尋啊,而在這部影片中,名字不僅僅是一個代號,還象征著我們的“自己”、“原來的自己”,而在那樣完全不同的環境中,如何才能記得“我是誰”“我在追求什么”“我如何堅持自己的原則”這些問題也值得每一個人去思考。

正如赫爾曼 黑塞在他的《德米安:埃米爾 辛克萊的彷徨少年時》一書中寫到,每個人的生命都是通向自我的征途,是對一條道路的嘗試,是一條小徑的悄然召喚;我們每個人都在追尋自我的道路上從未停息,愿每個人都像千尋一樣找回真正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