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周的爭診科實習就要結束了,抱著初次實習所燃起的熊熊熱情,兩周來,幾乎是整天呆在急診科里,總是近至午夜才托著仍舊興奮的身軀,在盞盞星光下,呼著夜里澈亮的寒風,充實的踱至宿舍。

感到了的成長。從最初入科時只敢靜靜的躲在老師背后,到開始用理解的通俗易懂的語言將老師不至多講但患者卻不曾理解的東西傳達,到開始在老師繁忙時接診病人,直到現在可以從患者來送至患者滿意離開,中途只需要拿著開好的處方找老師審閱簽字。

像小時候的作文中經常用到的次那樣,實習的兩周同樣經歷了好多初體驗。從次為患者寫病例,做接診記錄,到開始門診查體,直到最后的外科清創縫合。都經歷了從稚嫩到自信的過程。

是在一次將懷疑有食物中毒的患者,在很的臨床體征,并且血象也不高的情況下,經我的仔細查體后大膽診斷為急性闌尾炎,并在幾個小時候后被專科醫生確診的時候,真的有種說不出的幸福。

學長說,現在是最初的激情,激情過后就將對失去現憧憬和熱情。我覺得不會,我很難想象對這么一份每時每刻都會有挑戰的工作怎么會熱情。是短暫的實習年,每科的輪轉更是急促,怎么會忍心喪失那僅短短幾天的機會。

科里病人加書本理論,我正在以自行之的方法來貪婪的吸收著浩如煙海的醫學知識,來著,也在麻痹著很快樂的生活。